千华体育 > 鞍山生活 > 鞍山商圈 > 正文

秦朔在《无止之境》中没讲完的故事

《无止之境》发布三个月有余,持续霸榜各大经管类图书畅销排行榜。9月9日,平安传记《无止之境》登陆“巴伦读书会”,人文财经观察家、该书作者秦朔、平安集团董秘兼品牌总监盛瑞生,与《巴伦周刊》中文版联合创始人何刚相聚,从不同的视角解读平安32年发展史,说出了他们眼中的平安。

读书会现场气氛热烈,金句频出。线上直播间的读者也热烈参与了互动。读者们纷纷表示“秦朔老师说出了无止之境没讲完的故事”、“听完还得再读无止之境”。

艰难的辉煌

主持人:《无止之境》书名的由来?

秦朔:我常常会回想,如果未来再做平安的题材,我觉得还有一个很贴切的名字——“艰难的辉煌”。的的确确,金融这个行业确实很艰难,因为它是一个高管控、严监管,很多合规约束的行业。要坚持探索,很不容易。在我心目当中,如果让我来讲改革开放40年,中国的金融企业家,我认为马明哲当之无愧是第一位。他是平安这家伟大企业的创立者,他这30多年经历了中国金融发展的整个周期。

举个例子,今天国内零售做的最好的银行,就是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,为什么他们做的最好,因为他们没有资源,没有别的出路,只能拼零售服务。这么多年来,我和马明哲先生有好多次采访、交流的机会。一部平安史,现在说是辉煌的成长史,无止境的自我进化史,但也是一部血泪史,很多酸甜苦辣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这是一个在中国这样一块热土上,一个企业家领导一个这么大规模的公司,不断自我进化的过程。我们说马明哲是顶级的金融企业家,他当之无愧。

理想主义的企业家

主持人:如何理解早期的平安创业史里面提到的“理想主义”?

秦朔:当年深圳在80年代中后期这一批创始人企业家,是有某种相似性。比如说万科、华为、平安,都是现在的世界500强。但是这三家公司创始人个人的股权比例都是微乎其微。他们一开始不是想着赚钱,怎么套利,更多想的是创新、立业,实现抱负,要有伟大理想,要做世界级企业,为国家贡献力量。

盛瑞生:马总那一代创业型企业家,确实有着一般人比较少的宏大追求。90年代初平安还在婴儿期,生存都有困难。但在马总的构想中,平安未来要成为国际上很厉害的公司。这样的自信与抱负来自于两方面:第一,保险行业在中国完全是蓝海市场,十几亿人口的大国,保险市场一旦真正做起来不可想象。第二个,平安从创立开始,做什么东西都是学国际最好的标准。早在1994年,管理层便提出想做国际领先的公司。

杀鸡用牛刀?科技发动硬币的另一面

主持人:平安已经走过32年快速、规模化发展,未来平安持续增长的驱动力?

秦朔:我自己写平安这本书有一个感觉,体会到什么叫“牛刀效应”,“杀鸡用牛刀”。一般的机构攻克科技难题,本来应该杀牛的事,却用小小的刀,搞科技后台人数少,而且大部分都是运维人员。但是平安有11万科技人员,其中3万多是研发人员,有3千多科学家。采访时有人说,平安的金融科技技术已经很好了,还折腾什么?

马明哲的目标显然不在此,他有一个那么大的梦想,跟BAT,甚至谷歌、亚马逊对标。一旦你这个牛刀磨成了,你就不局限于金融科技的应用了,他的智慧城市和医疗生态圈已经真正去杀牛了。现在平安的科技公司市值加在一起,也可以排在中国互联网前面几名了。

在硬币的另一面,接下来真正的希望还是在于通过科技创新重新定义平安,让平安这一面的硬币未来生长更加迅速。平安目前保险、银行、投资业务贡献的营收占比还比较大。接下来金融主业应该走向精细化发展、高品质发展。

全世界很少看到这样模式,一个金融背景的公司,最后定义自己成为科技赋能金融、科技赋能生态,金融+科技,金融+生态转型发展的。麦肯锡全球合伙人大会曾经邀请马明哲讲平安的未来战略。会后麦肯锡高管们评价说这是“迄今为止听到的全球金融行业里边走在最前沿一次尝试”,如果达成,平安真的能够实现百年老店的愿望。也可能有波折,这需要整个平安的组织、平安的文化、平安的创新,继续在现有基础上更进一步,发动起硬币的另一面。

盛瑞生:平安的战略愿景是成为国际领先的科技型个人金融生活服务集团。实施具体路径上,叫金融+科技,金融+生态的双驱动模式。首先是科技赋能金融主业,帮助金融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降低风险。今年上半年通过智能语音机器人服务客户的在线服务频次,服务量级占到8.6亿,占到整个服务82%。

第二个是金融+生态。例如以平安好医生为代表的平安医疗生态圈,为什么进入医疗行业?第一这个行业的民众需求特别多,第二这个行业规模体量足够大,第三我们已经形成非常好的技术基础。平安目前拥有全世界排名第二的医疗科技专利。医疗健康的生态到金融以及保险,它的转化路径比较直接。你从看病的人,或者是有健康需求管理的人转到我的健康保险,重大疾病保险,我们觉得是顺理成章。这就是我们讲的金融+生态模式的缩影。

比战略更重要是文化

秦朔:平安可以攻克难关,除了学习国际经验、我认为与企业文化息息相关。20多年以前,我在广东调研了很多企业。公司的短期成功,依靠一个爆款产品就可以了,但是珠三角产品更迭很快。其次靠营销模式,广东很多企业成功跟营销体系有关,无论当年步步高,还是今天的海天味业等等。第三个层次的成功要素是战略,有所为、有所不为,坚定方向。

但我后来觉得比战略更重要是文化,整个组织的价值观才能够凝聚公司最核心的资产——人。这套东西如果没有,稍有不慎企业就崩掉了。20多年前平安就建立了晨会、司歌等成体系的文化机制。我采访以后发现平安搞文化建设不是虚的,是真正希望用一套文化能够让员工们万众一心,同舟共济。

马明哲相信文化与制度相结合,才能让员工真正认同公司理念。平安当时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人才。这些人有各种各样的层次、背景,用什么凝聚他们?光是讲个“钱”那是远远不够,必须有一个理想凝聚人心。当时平安是“中西合璧、古今贯通”,爱因斯坦为代表的科学主义和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文化相结合。   

  中国平安,平安中国

主持人:2000年时候,平安做了一次大品牌征集,诞生了今天熟悉“中国平安、平安中国”品牌广告语。这么浑然天成的品牌塑造是怎么发生的?

盛瑞生:2000年左右平安正在做集团的整体改革。集团公司需要对下属子公司用一个统一品牌名字,之前大家叫平安保险,但平安保险不能放在信托、证券等专业公司身上,最后就是确定简单的四个字。

中国平安这四个字,天生跟中国这片土地有深刻的情感联系,平安两个字又是我们国家老百姓对它的生活,对它的人生,对它的家庭等等最朴素的一个祝福语。这样一个祝福语,使得我们这个品牌扎根在这片土地上,和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所思、所想、所爱、所恨息息相关。

当时的广告选了青海平安县、大庆的平安屯、上海平安里、北京平安大街、桂林平安桥。同时又把跟平安节、风筝等中国传统与平安有关的符号性元素结合在一起。整个品牌立意想表达的是无论何时何地,我们都衷心的祈愿中国平安,平安中国。

品牌一方面是传承,另一方面是与时俱进。所以,平安也不断努力在为未来积累品牌财富。我觉得平安品牌最大挑战就是把一个传统的金融品牌,转向一个比较好的强“金融+科技”“金融+生态”品牌。 这是我们未来发展的方向。

责任编辑:韩箫阳